新浪彩票个人中心|新浪彩票网首页电脑版

維度女性網 > 娛樂 > 火箭少女101飛行演唱會廣州站 楊超越被親是怎么回事?

火箭少女101飛行演唱會廣州站 楊超越被親是怎么回事?

來源于:維度女性網2019-03-31 14:41編輯:songxiaofan

據悉,火箭少女101是由騰訊視頻綜藝節目《創造101》選拔出來的11人組成的女子演唱組合,團成員包括孟美岐、吳宣儀、楊超越、段奧娟、yamy(郭穎)、賴美云、張紫寧、sunnee(楊蕓晴)、李紫婷、傅菁、徐夢潔11人,2019年3月30日晚,火箭少女101飛行演唱會廣州站火爆開唱。

從目前情況來看,“時間延期”,“團票黃牛事件”等前期的負面事件也未能讓這場演唱會降溫。隨后超高的人氣也表現在了網絡之上,光演唱會進行過程中就有三條相關信息霸占微博熱搜。但這11位被眾多商業活動爭搶pick,頻登微博熱搜坐鎮話題榜的少女卻仍然面臨代表作品鮮少的問題。如今兩年運營時限將要過半,把演唱會“演”的這么火的火箭少女101還能消耗多少粉絲的耐心用以全新作品的面世?

01

話題不斷人氣不減

3月30日晚,終于開唱的火箭少女101飛行演唱會廣州站再一次集結了這11位被賦予“超級流量”的女孩。粉絲們的尖叫以及揮舞的燈牌、熒光棒幾乎“掀翻了”寶能國際體育演藝中心的大樓,場場演唱會門票秒售罄的態勢讓這幢大樓的上座率再次達到極限。

而線下的熱度也迅速“燃燒”到了線上,光演唱會進行過程中就有三條相關信息霸占微博熱搜榜。截至目前,最火話題“楊超越被親”閱讀量已超2.7億次,在登頂熱搜第一超過10個小時后仍然處于沸騰狀態。

即便是在開唱后收獲到如此高的熱度,但本場演唱會在落地前的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也可謂是一波三折。

1月14日,火箭少女101通過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由于臨近春運,國內交通系統客流壓力激增,為保障演唱會期間觀眾出行便利與安全,原定于1月19日在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舉行的“2019火箭少女101飛行演唱會 – Flower · GUANGZHOU”將延期舉辦,延期時間待定。對于已經購買預售門票的用戶,官方表示將安排統一退款。

僅隔5天才宣布取消的“臨時撤檔”行為引起了粉絲的不滿。江女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當時我們搶到票的一行6人都來自不同的地方,大家早就買好了往返的火車票或者飛機票,就連酒店都是提前定好,這些最直接的損失因為一句‘春運’實在讓人接受不了。”

一時間主辦方成為了眾矢之的,但接下來出現的“團票黃牛事件”更是讓十家粉絲后援會進行了聯合抵制。據了解,主辦方在“失約”了官宣的晚6點售票時間后,各家粉絲等來的是黃牛充足的票倉,要求加價并表示能給出百張以上的票量。

02

資源“撐腰”吸金又吸睛

成團280天,1場新專首唱會,3場飛行見面會,3場飛行演唱會。但在大量的演出背后支撐著火箭少女101的卻只有在去年8月發行首張迷你專輯《撞》。據QQ音樂顯示,除這張共有4首歌曲專輯外,目前火箭少女101名下還有電影《西虹市首富》、《毒液:致命守護者》等內容宣傳曲《卡路里》、《毒液前來》、《Faded》等5首歌曲在架。

面對作品鮮少流量卻高居不下的情況,音琙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創始人王宇申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還實際由騰訊自家平臺綜藝選拔而出已經就意味著大把的資源,定制綜藝、影視宣傳、廣告代言全都是流量,想不曝光都難,但更多還是背后的經紀公司在利用自身資源操刀,目前火箭少女101的管理以及運營工作由哇唧唧哇和周天娛樂兩家公司進行操作。”

據了解,哇唧唧哇是被視為“選秀教母”的龍丹妮一手創立而成。此外據天眼查顯示,成立于2016年9月5日的周天娛樂則是騰訊企鵝影視的全資子公司,持股比例100%。

為電影演唱插曲、推廣曲;兩檔定制團綜《火箭少女101研究所》、《橫沖撞20歲》;《即刻電音》、《中歐音樂公告牌》多檔綜藝資源以及隊內團員的廣告代言,火箭少女101正是背靠強大“資源庫”不斷制造著話題和流量。

樂評人舒之亦向北京商報記者說道,“一場2-3小時的演唱會怎么可能光靠9首歌撐起,未出道前每位團員在《創造101》中的經典舞臺重現、流量歌曲的翻唱,現在由虛擬歌姬洛天依、言和聯合演唱的《達拉崩吧》也成為火箭少女101演唱的‘常備曲目’。火箭少女101正用最大的流量和最高的話題度充斥在粉絲的生活當中,在這個看顏的時代里誰還會去靜下心聽歌呢。”

03

粉絲熱情還能被“快銷”多久

但經紀公司的“穩”并未同時呈現在演唱會上,演唱會方面的負面事件被頻頻爆出。此次演唱會前出現的“團票黃牛事件”便讓火箭少女101十家粉絲聯合抵制了演唱會主辦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演唱會背后的主辦方YSC文化所屬杭州藝尚春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旗下,該公司于2014年創立,注冊資本僅為50萬元。

回顧YSC作為主辦方的“履歷”并非那么光鮮,此前的失誤也已經不止一次。據了解,在明日之子全國演唱會中主辦方在未經過原作者授權的情況下就讓歌手在多站演唱他人原創歌曲便遭到控訴。

據艾瑞數據預測,2020年中國偶像市場總產業規模將達到1000億元,這也意味著現階段國內偶像市場仍處于藍海。

王宇申表示,如此龐大的市場選秀出道仍將火熱,但這對于目前的男團、女團運營來說卻只是第一步,長線上對于藝人的塑造同樣重要,目前火箭少女101面臨著“限定”的背景,就更應該注重背后運營方和演出時幕后團隊的設置。

同時演出行業分析人士黎新宇也強調,演唱會顧名思義,“唱”和“演”都是非常重要的關鍵點,但由于舞蹈的現場表現力更強,很多時候唱功是更容易被忽略的。火箭少女101成團以后代表作品稀少,并且自綜藝《創造101》選拔時起便將舞蹈作為了一項重要的考核標準,所以將粉絲和觀眾的目光更多聚集在了舞蹈之上。

“但歌曲仍是一切的基礎,如果沒有代表作品作為基礎,那么演唱會則不是‘唱’出來的,而是‘演’出來的,并且隨著目前各大資本不斷擲重金再造男團、女團,在市場的極速前行之下粉絲們的熱情還會不會買這種“快銷”模式的帳就是一個未知數了。”黎新宇如是說。

2月23日晚,五棵松華熙LIVE凱迪拉克中心分外熱鬧。一眾粉絲早早擠在場館門外,只為等待火箭少女101北京演唱會開唱。對于一個成團只有244天的女子組合而言,這樣的高人氣甚至令許多在音樂圈耕耘多年老牌音樂人都望塵莫及。正因與粉絲經濟的深度捆綁,讓諸如此類成名曲寥寥無幾,卻靠著翻唱撐滿全場的快消式演唱會頻頻上演,而這背后又是誰在驅動。

    鄭重聲明:本文僅供讀者參考,本網站未對該內容進行證實,對其原創性、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聯系郵箱:edit#vdolady.com
    圖說天下
    相關閱讀
    猜你喜歡
    新浪彩票个人中心